|供应来源多元化 全球主要矿产资源国矿业政策及其取向透视|矿业政策

详情

供应来源多元化 全球主要矿产资源国矿业政策及其取向透视

2016-12-15

让矿业发展精准入轨

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全球矿业进入振荡下行周期。为应对不利的外部环境,世界各主要矿产国采取了多种策略,从包括财政、金融、税收、权利金、关税贸易、社区服务等在内的矿业经济政策入手,陆续推出更积极、更有利于推动本国矿业向好发展的举措。发达国家以保护勘查和勘查企业为主,而单一经济模式的资源国有加强矿业治理的趋向,以期创造更有利于吸引矿业投资者入驻的良好环境。

在前不久举行的2016中国国际矿业大会上,有专家表示,国内矿业已出现回暖迹象。事实上,我国在矿业经济政策方面也相应做出了调整,以求在国际矿业市场竞争中获得相对的优势。

加强完善矿业资源法律法规

建立与完善法律法规是促进矿业发展和资源勘查开发的保障。近年来,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主要资源或矿产大国都很重视这方面的建设,并且收到了明显成效。

墨西哥有非常完整的矿业法。使赴墨西哥投资矿产领域变得越来越稳定可靠。

吉尔吉斯斯坦将研究制定完善矿业法,对矿业的监管将以法律的形式固定下来。

印度规定包括铝土矿在内的大部分金属矿物的采矿租约只能通过竞标和电子拍卖方式获得。2016年3月,印度政府向议会提交了矿山、矿产开发和监管法修正案,规定非经拍卖授予的矿权且其所生产的矿产品属专门用途,在遵守政府限定的条款和条件下可以进行转让。政府将根据不同情况征收转让费,底价应与同一地区类似矿山拍卖价格差不多。

大宗商品价格迫使南非政府出台系列规定,加强政府部门互相协调来为矿业的开发和勘探提供绝佳机会,加速矿业发展。南非政府主导在黑人赋权领域开展工作,推动黑人进入到矿业利益分配中,让矿业产生的经济效益能够更加公平分配。在法律方面,近年来,南非最重要的一部法律就是2012年提出的《矿产石油资源开发法案》,保证政府及时采取措施和行动,减少行政所产生的延误。

乌克兰国会通过关于政府开采和销售琥珀的法案。乌克兰生态和自然资源部已决定,在《琥珀开采和加工法》通过前停止审批琥珀勘探和开采申请。2015年5月,乌克兰政府开启国有企业私有化进程,涉及国家部分控股的热能企业和地方电力企业、国有煤矿企业和矿井、乌克兰泥煤集团公司等共286家企业。

阿根廷政府计划明年年初将新的开采法案送到国会,希望统一之前拟议的联邦矿业法律规程,允许露天矿矿山在全国各地经营,以作为启动该领域投资的一部分努力。尽管阿根廷富含铜、金、银和锌矿,在矿业投资方面其已落后于富含矿产的邻国智利和秘鲁,但阿根廷的地方性法规是严苛的,在全国23个省中有7个由于环境问题完全禁止开采露天矿。在未来五年内秘鲁和智利分别预计有300亿美元和500亿美元的矿业投资,低于阿根廷目前的预期。

2016年3月,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宣布政府将接管国内所有金刚石矿。并解除了持续四年的铬矿出口禁令,为12家私人企业与一家国有企业颁发了铬矿出口许可证,并降低了基础金属矿山用电价格,同时政府将铬矿开采税从2%提高到5%。

2016年5月10日,中国财政部和国家税务总局联合对外发布《关于全面推进资源税改革的通知》,明确自2016年7月1日起全面推进资源税改革。根据《通知》要求,在已对原油、天然气、煤炭、稀土、钨、钼6个品目资源税实施从价计征改革的基础上,这次改革将对绝大部分矿产品实行从价计征。这次改革将全部资源品目的矿产资源补偿费费率降为零,取缔地方针对矿产资源违规设立的收费基金项目。此外,国土资源部正在探索建立矿产资源国家权益金制度。这次改革的实施,将进一步推进清费立税,理顺资源领域的税费关系,进一步规范我国的矿业市场。

目前,我国页岩油气勘探和开发面临许多不确定的风险,环境保护形势不容乐观。在鼓励页岩油气开发的同时应该高度重视环境保护,规范页岩油气开发,制定合理的监管政策,保证经济、环保地进行页岩油气开发。

调整矿业税收政策吸引投资

矿业税收政策的调整主要体现在3个方面:一是税种的增减,二是税基的调整,三是税率的调整。各国目标和价值取向不同,有的国家促进本国矿业的发展,有的强调增加本国收入,有的强调社区发展,有的则强调民族产业的保护等。因此,各国矿业税收政策呈现分化。

加拿大在联邦政府2016预算中将矿产勘查税收抵免15%的政策期限延长至2017年3月,并出台一整套资源开发方案,重点支持创新、融资、土著和社区磋商,以及北部地区的经济发展,另外还将环境研究和社区磋商所发生的费用计入勘查支出。

根据《2014金融法案》修正案,肯尼亚从2015年1月起对矿产和石油业征收资本利得税,外国投资者将被征收处置该行业固定资产所得收益的37.5%,本国投资者税率为30%。此举预计可使该国年税收增加1.1亿美元。2015年7月,肯尼亚通过新矿法,规定政府持有新矿业项目10%的权益。

澳大利亚税务局自2014年开始安排了为期3年总计1亿澳元的勘查鼓励项目,向投资者提供税收抵免,允许矿业企业将亏损转为勘查开发鼓励信用。2015年7月,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实施勘探开发鼓励计划,给予无可征税收入的小型勘查公司开展绿地勘探项目贷款支持的激励政策,企业有了利润后再逐步偿还。在2015年勘探开发鼓励计划基数上,2016财年将再增加3500万澳元,2017年再增加4000万澳元。

为增加财政收入和平衡赤字,筹集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所需资金,控制消费和抑制通胀,以及推动新能源产业,并从吸引矿业投资转向促进社会发展,巴西、印度尼西亚等国家调整了税率。印度尼西亚对于地热、天然气加工等绿色投资行业提供税收优惠;将企业所得税从目前的25%逐步降低至17.5%。扩大“先锋”企业范围,使包括金属、炼油以及石油天然气化学衍生品、机械、可再生资源、经济基础建设企业在内的9类企业享受税收优惠,即在5~10年内可享受70%的所得税减免以及各类津贴。向持IUP采矿许可证的非政府直管矿商,征收1.5%的煤炭出口所得税。巴西针对进口商品、燃油等加税;对于进口商品,将把社会一体化税和社会保险税提高至11.75%。布基纳法索废除了减免征收矿业公司10%利润税的政策。持有开发许可证的矿业公司要按照利润的27.5%纳税,持有采矿证的企业每月要将1%的营业额或1%的开采矿物价值上交地方发展基金,国家也将矿业产值的20%注入其中。

2015 年以来,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巴西、南非、乌克兰、阿根廷、印度、印度尼西亚等国家均调整了矿产品关税。有的国家降低甚至取消了关税,或者对出口给予补贴,以促进国内产品的出口,降低对资源出口税收的依赖,减少国际市场对本国财政的影响。

而为应对进口矿产品的冲击、保护本地企业,恢复行业竞争力,保护环境、打击走私以及弥补税收损失,印度、越南、印度尼西亚等国采取了加征临时或提高关税的措施。

矿业权政策调整趋同

矿业权授予方式和权利金费率及征收方式是调整矿产资源所有权人和使用权人经济分配关系的重要手段。在权利金费率调整上,各国有相互参照、趋同趋势。同时,权利金有实现制度化的趋势。

在墨西哥,政府可以公开接受任何人的申请,墨西哥的申请一次颁发可以使用权限50年,还可以延长50年。墨西哥的矿业许可是指勘探权和挖掘开采权,而不是矿山所有权。目前,墨西哥有2.5万多种矿权的申请。办理矿权许可后,需要缴纳税款。随着年份逐渐增长,缴纳的税款也会逐渐增加。

阿根廷由国家政府层面制定一系列法律,保证了所有矿业投资者前30年的税收稳定。各个省可以自主发放矿权,以及发放权建设许可和环保许可。

在权利金费率比较低的巴西,其调整的方向与秘鲁、智利等邻国相同,都是上调了权利金费率。而美国、加拿大等很多国家都逐渐将权利金制度的审查制度化。

为增加财政收益和遏制失控的开采活动,马来西亚彭亨州拟按开采量征收铝土矿附加费。由于担忧对环境的冲击,政府决定暂停开采铝土。

坦桑尼亚议会批准了存在争议的《油气法案》,旨在发展新兴油气工业。其陆地或陆架地区的天然气权利金为12.5%,海上为7.5%,政府在天然气生产中的利润份额最低为60%至85%。

赞比亚政府批准实施新的铜矿权利金制度,即权利金率以铜价计征,用以稳定就业,同时在铜价上涨时增加财政税收,并减轻企业在矿产品价格下跌期的税费负担。这已是赞方2015年以来第4次调整权利金费率。

根据2015年修订版的《矿产和矿山开发管理法》,印度政府把矿业企业所缴权利金的2% 放入“国家矿产勘查信托基金”,每年约7500万美元,远高于目前每年500 万美元的矿产勘查支出。

加拿大阿尔伯塔省权利金提高所得的全部收益都将纳入省信托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