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跑野外—— 帕米尔高原上的雄鹰|勘查服务

详情

记者跑野外—— 帕米尔高原上的雄鹰

2016-11-21

     今年8月初,赣中队地勘院接到新疆某地1∶25万水系沉积物测量项目后,队员们怀着对西部民族风情的好奇心和对丰富矿产资源的向往,义无反顾地踏上了西行之路。这群80、90后的小伙子,将在海拔3000米~6000米的帕米尔高原上,承担起8600平方千米测量面积、3600个水系样和400个岩石样的工作任务。

帕米尔高原气压很低,太阳辐射强烈,空气稀薄且干燥。初到高原,队员们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高原反应。但恶劣的自然环境压不倒队员们战天斗地的激情,为了不耽误工作进度,他们没有给自己缓冲的时间,很快就进入到工作状态。背起厚重的地质包,装上地图、GPS、地质锤、地质铲、筛子、样袋、对讲机和干粮等物品,向着高山进军。

他们每个人平均每天步行30千米左右,工作时间都在12个小时以上。饿了,他们就随意吃点干粮;渴了,他们就喝点融化的雪水,只有等到晚上11点之后,所有小组都归队才能吃上一碗热饭。

工作一段时间后,高原上的风沙将他们吹得灰头土脸,头发乱糟糟,脸和嘴唇都干裂变色,手背更是像树皮一般。因为昼夜温差极大,晚上特别冷,又极缺水。一个队员说:“在工作区洗澡,很容易感冒。在这里感冒非常痛苦,极易造成肺水肿,恢复起来也特别慢,因此我们一两个月才敢‘冒险’洗一次澡。”

工作区域地处高寒山区,没有夏季,年平均气温只有3℃,全年平均冻土期长达256天,且地形复杂,切割厉害,突如其来的暴风雪、沙尘暴和泥石流,总是让人防不胜防。

邱强是项目组体能最强的一个,最长的一次跑了50多千米。他说:“我们经常要贴着崖壁走只有20多公分宽的悬崖小道,那可是正宗的‘羊肠小道’,山谷相对高差有一两百米,上去之后,退又退不下来,也不敢往下看,只能硬着头皮往前爬。因为紧张,心里发虚,腿就忍不住地发抖,只能走10来米就休息一下。”

有些样品设计点在大山的深处,路线很长,也无法通车,他们就用自称为“打游击”的方式,租来驴子或者骆驼驮着充足的给养和物资,步行进入深山,一进去少则三四天,多则要五六天。通过狭窄路段时,因为驴子和骆驼驮着东西太宽,容易被挤下山崖,他们只能把物资全部卸下来,自己一趟趟地扛过去。到了晚上,大家就随便找一个避风的山窝或是在牧民屋旁支起帐篷,就地驻扎。

山上植被稀少,捡不到柴火,他们只能捡几块牦牛粪生火做饭,经常被熏得泪流满面。而所谓的做饭,也就是用烧热的雪水,泡上方便面或当地称为“馕”的干硬大饼,常常一块“馕”就是一天的伙食。

秋去冬来,他们经历了许多难以想象的困难,穿越过荒山、野岭、雪山、大漠,那些惊心动魄,那些艰苦辛酸,他们再说起,似乎有些漫不经心。正是因为这份可贵的乐观和豁达,让他们坚定执着地在广袤的帕米尔高原上默默奋斗着,虽没有惊天动地的英雄事迹,也没有可歌可泣的丰功伟绩,但他们是一群可敬可爱的人,值得我们为他们骄傲和自豪。